Home-->>秀莎书库-->>侦探小说-->>辩护律师 >楔子
楔子
作者:
天河
 
返回书目
在我看来,没有一个头衔能比辩护律师更崇高可敬了。
——美国当代最著名的辩护律师之一:艾伦.德肖微茨

楔子

2004年2月16日星期一

冈洲,第二看守所7:55分
霪雨霏霏,无休无止。已是第四天了,雨还是象纤纤丝线,淅淅沥沥,飘飘洒洒,绵密地垂落到路面,被雾雨浸透的看守所门外的水泥路面缝隙里,都长出了一线绿绿的小草,绿苔居然也滋蔓到蹲在屋檐下的郝得福的脚下。几辆车驶过,带来阵阵阴风,阵阵水雾。郝得福挟挟霉湿的衣服,抬起头,是法院的车队。他站起来,收了雨伞,拖着因蹲得太久而酸涨的腿,跑到路对面一家小卖部的屋檐下,对坐在摩托车里的侄儿郝亮说:“快,给刘律师打电话!”

北京,最高人民法院门口7:56分
悠悠初升的太阳蒙蒙闪烁,轻柔的春风吹来,寒里透着点暖意。刘伟看看表,有些着急。口袋里传来阿杜的《坚持到底》,掏出手机,是冈洲张得福的来电。“是我。郝亮你告诉张大伯不要着急,我知道。这边还没有上班呢,我会尽力的。”接完电话,刘伟再次走进门房值班室,拿起电话,摁下一串号码,通了,可等了一会,还是没人接。刘伟放下电话,焦急而又无奈。电话旁,一盆兰花刚刚露出嫩紫的新芽,茂盛而纷披的兰草在陡峭的春寒里,散发出阵阵清香。他轻叹一声,“兰若生春阳,涉冬犹盛滋”,但愿也能在历尽千辛万苦后,如兰草,迎来自己春天的清香。

冈洲,第二看守所8:30分
法院的车队驶出了看守所,似乎行驶得更快了,带起的阵阵阴风,象刀一样刺过郝得福愁苦的脸,阵阵水雾也很快填满了他那沟壑纵横的脸,他抹抹脸,顾不得挟一下敝开的雾湿的衣服,再次穿过马路,来到小卖部,拿过侄儿的手机,“刘律师呵,法院的车子已经开出看守所了,时间不多了。求求您快些吧!您已经领到了通行证进去了?谢谢!谢谢您呵!全指望您了!”他叫出坐在小卖部里的侄子,“快,开上摩托,跟上法院的车队!”

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内8:35分
刘伟几乎是一路小跑,走进了最高人民法院,在刑一庭副庭长的办公室门前,他停了一会,深吸了一口气,顺顺有些乱的气息和头发,敲敲门,得到允许后,他走进办公室。张庭长正坐在办公桌前,听到刘伟的自我介绍后,他站了起来,握了握刘伟的手,并倒了一杯水,让这名远道而来的律师坐下。可刘伟根本就坐不住,他边开始用简练的语言介绍案情和申诉理由,边递给张庭长有关该案的材料。

冈洲,南湖,江堤上9:00
长江在这里拐了个弯,水流变缓了,流水里的沙土也就慢慢沉积。刑场就设在长江枯水时露出的一片嫩绿的滩头上。
小雨终于缓缓地停了,消失在迷朦的江面上。堤下那被潇潇春雨洗涤后的柳树,现出点点嫩绿,微风吹过,嫩绿的柳条轻轻飘动,似乎可以听见枝条上的雨水抖落在水洼里的“滴滴嗒嗒”的声音。可郝得福根本无心欣赏这对他来说具有讽刺意味的一切,他挤在随着车队来看热闹的附近村民的前面,被武警战士拦在有些泥泞的堤上,眼睛盯着柳林前的刑场。他看见郝翎扎着裤腿,被武警带出了警车,一名法官在看表,一名武警已经戴上了口罩。他掏出手机,哆嗦地按下号码。

北京,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副庭长办公室9:01
《坚持到底》打破了凝重的局面,刘伟掏出手机,“刘律师,已经来不及了。他们已经出了车了。我知道你尽力了……”电话那端传来郝得福的啜泣声。“郝大伯,枪不是还没有响吗?我们正在等死刑暂缓执行令,只要枪声还没有响,就还有一线希望,有一线希望,我们就应该不能泄气,我们就应该不能停止努力,我……”
“你有没有你们那法院执行法官的电话号码?”张副庭长停止了踱步,看看表,打断了刘伟的电话。
“我不知道是哪位法官,不过,我有省高院李副院长的电话。”
刘伟很快拨通了李副院长的电话,“李院长,我是郝翎的辩护律师刘伟,我现在在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张庭长的办公室里。郝翎不是今天被执行死刑吗?张庭长想知道今天执行法官的手机号码。好,我叫张庭长跟你说。”
终于,展转得到了号码,张庭长用办公室的电话拨通了刑场执行法官的手机:“你叫田礼和?那就好!你是不是在执行一个叫郝翎的案子?”
“是。”
“枪响了没有?”
“还没有。九点三十分执行。”
张副庭长立即说:“我是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我现在通知你,把这个案子推迟到下午三点执行。在这期间,我们会给你新的指令!”
“你是谁?”
“我是最高人民法院刑一庭的副庭长张正律,伸张正义的正,法律的律。开着你的手机,省高院很快会给你指示的。”
刘伟看看表,此时,离九点三十分只有十分钟!
最高人民法院的一名工作人员冲了进来,“张庭长,批了,死刑暂缓执行令批了!”
“立即电传给省高院!”
刘伟手上手机的《坚持到底》再次响起,刘伟听到郝得福激动的哭声:“救下了!救下了!他们都上了车,要开回去了!刘律师,我们全家该怎么感谢您啊!我给您跪下了……”
刘伟的眼睛潮湿了,他激动地握着张庭长的手,说不出话来,张庭长松了一口气,无声地笑了,他的额头上也沁满了汗水……

  • 上一章 没有了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