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秀莎书库-->>侦探小说-->>辩护律师 >三
作者:
天河
 
返回书目
三

已经是国庆长假的第三天了,天气很好,艳阳高照。
早九点,秦婆婆带着七岁的孙子,从省城女儿家回来。她有些奇怪,爱财如命的儿媳,门店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开门。“这个死婆娘,昨晚肯定又是打牌了,这样晚了还赖在床上,怎么不去死啊。你爸妈前几天是不是又吵架了?”她问身后的孙子,可回头一看,孙子已跑向他的小伙伴了。
秦婆婆虽然有六十多岁了,可身子骨还非常硬朗,走路做事还是风风火火,可见她年轻时一定是个麻利人。秦婆婆生有一儿一女,按理说儿女双全,福寿无边,可不知怎么的,秦婆婆最近老是觉得不顺心。老大女儿孝顺就不用说了,俗话说女儿是妈妈的小绵袄,一点不假。儿子原来也是挺孝顺的,每月发的工资都交给她,可自从给他娶了媳妇后就变了,跟媳妇一个鼻孔出气,让父母生气。自从前几年儿子下岗后,便和媳妇一起开了个副食批发部,更是只听媳妇的话了,常找茬跟父母过不去,争争吵吵就没停过,弄得女儿不常回来了。自从老头子两年前走后,秦婆婆更是与儿子儿媳形同仇人,吃住都分开了,如不是舍不得疼爱的孙子,她一天在家也呆不下去。好在她还有一个孝顺的女儿,每次和儿子媳妇吵架,就到女儿家,说不再回来了,可每次在女儿家住不了几天,又往回赶,说想孙子。这次,她说趁国庆放假,带孙子到女儿家住几天,好好带孙子在省城玩玩,可还是住不了两天,又急急地往回赶了。原来,她想起在她家租房的李曼玲这两天该交房租了。她到不是差这八十元钱用,单位发的四百多元的退休金,每月她都花不了多少,她是不想好了儿媳妇。上个月,秦婆婆向李曼玲收房租,可李曼玲说早就给了,说那天婆婆不在家就给了婆婆的儿媳妇。“这个死婆娘,收了钱还只字不提,问她要,她还借故与我吵了一架,不能便宜这死婆娘。”
秦婆婆哝哝囔囔,从门面旁的弄子里插过去,向离弄子口有两幢房子、离红砖湖有三幢房子的自家小楼走去。她乒乒乓乓打开院子门,哐哐啷啷打开大门,劈劈啪啪打开楼下的两个房门,再把房里床上的棉被、柜子里的衣服,毕毕剥剥地抱到院子里凉晒,连走路也咯咯噔噔的。她忙乎了半个小时,故意弄出如许大的声响,可楼上还是死寂般毫无动静,“这个到少见了,有钱都不赚了,还睡得这么死!”她恼恼地想,也不管了,继续噼里啪啦地扫地、清理搭在院子里的厨房。
“婆婆,你儿媳妇怎么还不开门啊?我要批点东西。我都等好半天了。”一个附近小卖部的村民站在院门外,对忙忙碌碌的婆婆喊道。
“你等等,我去喊她。”
秦婆婆放下手中的活儿,站在院子里对楼上喊道:“小东,小东,还不起来啊?有人要买东西了!”小东是她儿子的小名,她叫了几声,见没人应,又喊道:“赵桂珍,赵桂珍,有人要买东西了!”还是没人应。“你等等。这个死婆娘,昨晚肯定又是打牌打通宵了,我上去帮你喊。”
秦婆婆走进客厅,打开通向二楼楼梯的门:“怎么后门不关啊?说过多少次了,这个门关后要向上提一下才能完全关上,就是不长记性。又敞了一夜,小偷怎么不把你的东西都偷走啊?”
她走过去,关了虚掩的后门,向楼梯走去。“楼梯的灯昨晚又没关,这个死婆娘,又亮了一个晚上,真是败家子。”她随手摁灭灯。
在楼梯转弯处,她看见楼梯底下的洗衣机上堆满了脏衣服,“这个懒婆娘,几天的衣服也不洗了,没见过这样的懒婆娘!”她唧唧咕咕,“小东,小东,怎么还不起来啊?小东,小……啊…啊……杀人啦!……”

接到110报警后,冈洲市刑侦大队队长贡元马上率人封锁了现场,进行缜密的勘察工作。
死者孙东民,男,36岁,省链条厂下岗职工,全身赤裸,被乱刀杀死在二楼楼梯旁的浴室内,显然是在洗澡时突遭袭击。
死者赵桂珍,女,32岁,孙东民妻子,无业,在红砖湖租有门面一间,做副食批发生意。她穿戴整齐,被刀刺在胸口而死在二楼卧房与楼梯间的门口,显然是在听到什么声音后走出来而惨遭杀害。
死者李曼玲,女,21岁,冈洲师范学院美术系四年级学生,孙东民家的房客。她身穿睡衣,仰面躺在二楼与顶楼阁楼间的拐角处,是被强行撞在墙上导致脑颅破裂而致命。
杀死孙东民夫妇的凶器是一把水果刀,丢弃在浴室外的洗漱台上,血迹斑斑,但却没有指纹,显然被凶手抹去了。后查明,该水果刀系孙东民二楼楼梯旁厨房内一套餐刀中的一把。
秦婆婆的房子大门外是一排红砖红瓦的平房,是当年红砖厂工人宿舍,现已破损不堪,早已无人居住,后门对着另一排同样模式的二层小楼,中间是一条两米宽的水泥路,穿过门面房直通冈洲大道。随着近年来红砖湖渐渐地热闹,附近门面房的出租率越来越高,加上离冈洲师院的新校舍又不是很远,附近还出现了几家美容休闲场所,所以,在红砖湖一带的民房中租住的人也越来越多,有打工的,作生意的,还有学生,这一带也渐渐变得鱼龙混杂起来,也给案件的侦破工作带来一定的难度。而且,后来验尸检验证明,死亡时间在夜里十一点至一点之间,由于正逢假期,这个时间段内,居民中的青壮年和租房者大都在外玩乐、忙碌,留在家里的大都是老人小孩,所以也提供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由于案情重大,可以说是冈洲从未有过的刑事案件,社会反响很大,纷纷要求要尽快查个水落石出,严惩凶手。冈洲市委市政府也高度重视,很快组成了强大的侦破班子,由市政法委书记刘庭阁亲自挂帅,市刑侦大队队长贡元任副组长,集合精兵强将,迅速地展开了周密的侦破工作。很快,一条重要线索进入贡元他们的视野:郝翎曾在案发当晚,逗留案发现场数小时,他有重大作案嫌疑。后经尸检查明,李曼玲当晚有过性行为,将从李曼玲阴道里取出的精液与郝翎的DNA比对,二者完全匹配,且从案发现场取得的指纹,有多枚与郝翎的指纹完全吻合,于是经公安局申请,检察院批准,将犯罪嫌疑人郝翎逮捕归案。
郝翎,男,28岁,冈洲市冈洲中级人民法院法官,二零零一年硕士毕业后,被当时任中院院长的刘庭阁千方百计地招至中院,对他寄予厚望。郝翎也不负重望,业务精通,熟悉法律法规,很快能独当一面,零二年被中院任命为民一庭庭长。只可惜,郝翎思想立场不坚定,崇尚及时行乐,曾多次和所审案件的当事人,混迹于冈洲的娱乐场所。
郝翎被逮捕归案后,利用自己所掌握的法律知识和反侦察技能,负隅顽抗,与公安机关侦察人员对抗五昼夜,后终于在事实证据面前,心理防线溃败,彻底交代了自己的犯罪过程。
郝翎自去年在一娱乐城结识了打工挣学费的李曼玲之后,二人开始交往,后谈起恋爱,过从甚密。中院领导多次语重心长劝阻,而郝翎却不予理睬,反而变本加厉,依然我行我素。为教育挽救他本人,中院在今年六月停了他的庭长职务,不再参与审判工作。今年七月初,李曼玲与郝翎发生矛盾,两人中断恋爱关系,可郝翎依然多次纠缠,常追至李曼玲所在的学校。李曼玲为躲避郝翎的无理纠缠,遂在校外租房而居,不想,前不久,还是被郝翎发现。
案发当晚九点,郝翎应李曼玲电话之约,到李租住处彻底谈谈二人的关系,郝翎却趁机禽兽般强奸了李曼玲。在二人扭打过程中,惊动了楼下的女主人赵桂珍。当郝翎满足了兽欲,从阁楼上下来时,正碰上赵桂珍出来厉声呵斥,遂恶向胆边生,顺手操起窗台上的水果刀,将赵桂珍杀死,后又到浴室将正在洗澡的孙东民凶残地乱刀刺死,最后,他杀红了眼,一不做二不休,又走上阁楼,想杀死李曼玲,二人再次放生扭打,从阁楼打到楼梯口,又一同从楼梯滚下,最后,弱女子终于敌不过郝翎,也惨死在楼梯拐角处。为了转移侦察视线,郝翎还将孙东民卧房搞成抢劫状,并试图擦去作案时留下的指纹……
冈洲日报消息:十月三日发生在我市红砖湖居民区的特大杀人案,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和广大公安干警的艰苦努力下,很快就胜利破获,犯罪嫌疑人郝翎已逮捕归案,并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今天,在市公安局会议室,市委市政府有关领导对破获该特大杀人案的有功公安干警进行了表彰。市政法委书记刘庭阁在发言中充分肯定了公安干警的不可磨灭的功勋,他说,该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破获,再一次表明,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任何犯罪分子都逃不出人民的制裁。目前,该案正在审理中。
冈洲日报消息:十月三日发生在我市红砖湖居民区的特大杀人案,经过两次的开庭审理,今天在中院宣判。在第一次开庭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郝翎当庭翻供,指出其供词系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诱供所致,妄图推翻证明其犯罪事实的主要证据,但又提不出证据来证明,倒是公安机关拿出了审讯时的录相资料,有力地证明了被告人郝翎的供词并不是公安机关的刑讯逼供、诱供所致,并当庭播放了录相资料。被告人郝翎的指定辩护律师申请对录相资料进行鉴定,合议庭同意后宣布休庭。第二次开庭,由法院合议庭委托的权威机构的鉴定说明,审讯录相资料里的声音、图象没有经过剪辑,完全是真实的,可以作为证据使用,而且,录相中的审讯程序完全符合法律的规定,没有逼供、诱供之处。至此,法院判决:被告人郝翎犯罪事实清楚,铁证如山,被告人郝翎杀人罪成立,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被告人郝翎当庭上诉。目前,此案正在二审中。

  • 上一章
  • 下一章